2019年12月02日
第5版:仙梦

兼葭的远方

□何爱红

兼葭一初生的芦苇,喜欢它长于水边,亭亭玉立,倩影婆娑在碧波之边,清新淡雅,不惹尘事纷扰。

《诗经》中《国风·秦风·蒹葭》: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……大约在3000年前的秦,就产生了如此唯美的诗歌,可见创作此诗歌的主人公追求着心中完美的梦想,且为自己魂牵梦绕的意中人,不惜一切代价去上下求索,不断追求。自此后,兼葭与伊人总在我心中缠绕。

蒹葭成熟后,俗称芦苇。在花开之时,必是秋风起舞,在秋高气爽的季节里,它们迎风起舞,诗意盎然,素雅浪漫。总在秋来之初,我就会想念原野中、水岸边,那一蓬蓬飘逸柔顺的花絮,缀在芦苇之顶端,宛若飞鸟的羽翼,自信坚强在风中舞蹈。总觉得蒹葭的世界里有我的情怀,那挥不去的柔情围绕在心底:临水而居,蒹葭绕着房前屋后生长,汲水在滩,我站立在冮边,身旁是密密丛丛的蒹葭映着,它们用那白茸茸的羽毛装饰着我的裙裾,那细长且显苍凉、凄美的身躯,带着诗意的愁肠,摇曳着我的影子……

对岸忽传来悦耳的笛声,如一弯淙淙的溪流,婉转清脆。寻声望去,迷雾飘荡的湖边站立着一位着青色长衫的文雅男子,他正面向着湖心,眼里盈满无尽的柔情,吹着笛子遥望着我。秋风轻拂下,他长衫更衬托了翩翩风采与孤独,笛声绵延回响,萦绕在湖心上空。湖中间与四周的蒹葭密密丛丛,雾气渐渐生起,风儿轻扬,笛声悠扬,芦花柔柔地舞动着。我与他,一个在岸边,一个立于水中央,静静地倾听、对视着。当他沉醉在笛声之中,我悄悄隐入蒹葭之中的木屋里。

婷婷袅袅,柔情似水。这秋季里,蒹葭己开出随性曳舞的花簇,将野地的清苦、宁静、舞动为一种含蓄的沉默,让你会不由自主地为这季节,为这野地的浪漫,为它们向往的远方,为生命之坚强,默默感动。

哲人说,志其坚兮,当有所期。蒹葭孱弱到只能任风来去,但风过后,它总能以原来的姿态,柔柔冉冉挺立着。这一片无垠的蒹葭,在当年的乌江之畔,一声长叹的楚霸王柔肠寸断,绝望地悲鸣痛苦之时,虞姬含泪边舞边唱,锋利的长剑划破长空,在她那柔弱细腻的颈脖上,飞溅出一道鲜红,在一岸的白发芦苇上绽开了彩虹般艳的血花,映衬着芦苇的白发,那是多么壮丽的风采——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。

秋风微起,众絮落成满天的默语,清凉携着默语,花影斑驳。晚秋的蒹葭一片苍黄,在夕阳下,融在金色的暮色里,那凄幽唯美的意境,令人心醉不己。心底的蒹葭,是最柔软、最脆弱的,潸然落泪:蒹葭苍苍,河之巅,山之畔,水之湄,衣袂飘飘,淡淡嫣然笑。

兼葭的远方——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长天一色!

2019-12-02 4 4 仙游今报 content_31748.html 1 兼葭的远方 /enpproperty-->